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

all叶修,主角受控党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漫威系列


C罗,等你2022年我们一起去征战世界杯

【all叶】VDT(2上)

阿琴家: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












...




什么是“真实”?






眼见为实。






你的眼睛,会欺骗你吗?








你的心,会欺骗你吗?




...










叶修在一片黑暗里睁开眼。






眼前不是黑暗的景象,没有所谓来自外太空的生物在眼前,他的记忆里还是那片波涛汹涌的海域,连带着此时的呼吸也忍不住有些沉重。






许是方才求生的意志还残存在脑子里,他摇摇头,这才看清自己身在何处。叶修被放置在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罩里,除了这罩子本身放出的微小的蓝光,包围他的只有偌大的黑暗。








没什么感情的电子音突然响起,冷不丁吓了叶修一大跳。








“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确认交易者叶修。”






系统...叶修想,原来之前将死之时的声音不是幻觉啊。




“恩,你好?”








“你好,叶修。”电子音毫不带波澜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是0529,有疑问可以询问我,我将为您服务。”






叶修想起他的称呼,不是所谓的“宿主”,而是“交易者”。






“你说的交易,是什么意思?”






“等价交换,”系统回答的很快,“实现你的愿望,只是用同样的筹码来实现它。”








“那交易的具体筹码呢?”








“你能提供什么?”系统问。






“什么也不能,”叶修耸耸肩,还是如实回答了,“毕竟现在我已经死了。”






“那就创造筹码。”叶修听见它这么回答,“总有收集到足够筹码的一天。”








“......”叶修沉默,看起来是自己被强行要做些什么了。既然听这系统所言,实现心愿吗...








心愿?他突然愣住了。








“如果,我没有心愿呢?”








“不可能,”系统很笃定,但于叶修而言,这并不是一件有把握的事情。“能和我做交易的人,总是有些愿望的。”








“可是我真的没有。”叶修只能苦笑,“或者说,我不知道我的心愿是什么。”






...




系统短暂的沉默了几秒,反问他:“你无意坠崖身亡,难道不后悔?”








“其实,”叶修摸摸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相比就算能侥幸活下来,还要躺在病床上缓慢窒息,要好的多吧?”






“那你的感情呢,叶修?”






“你就甘心这样多年阔别,最后一面也见不成?”






“你可能会觉得遗憾和后悔,”明明一开始是苦笑的模样,叶修却在此刻笑了起来,“但对我来说,结果怎样不是很重要,回忆还在就好了。”






只要记得自己爱过就好了,哪怕没有在一起也没关系的。因为这是爱情,或者曾经是爱情。有的爱情不是强求,真的就是恰到好处的放手不是吗。






...






空间里一时安安静静的,没有声响。






系统最终还是敲下了定论:“叶修,我能感受到,你是有愿望的。”






“哦?”这回换叶修笑了起来,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了解你的生平,叶修。你的一生,总在包容,你包容背叛你的人,包容离开你的人,包容你喜欢的人。”






“你有底线,但是这个底线,是在你需要发展的前提下的。也就是说,除非你需要这么做,你需要这么发展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你才会不那么留情,虽然你即使这样也常常处处留空。”






“你是一个温柔的人,”系统说,“但温柔的人,大部分都是因为心里有根刺,才会这么温柔。”






“也许吧。”叶修不可置否,但眼下他也并不想就这个问题和系统交谈下去了。“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找我的筹码呢?”






“马上开始,”它简洁的回答了,“这一次就不仅仅是寻找筹码了,你需要找到自己的愿望,叶修。”






“实现你的愿望,实现我的交易。”








其实作为一个可以说是唯物主义者的叶修,很难完全接受系统的存在,不是不相信有系统,而是不相信能够死而复生。






但是这一次的话,“试试吧。”叶修轻轻闭上眼。






就当做是年轻时迟来的猖狂,去为了一个缥缈的未来冒险。








“准备好了吗?”










“恩。”






“正在生成世界中....”






...






叶修没有感觉到什么,没有不适也没有兴奋感。他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辆飞船上。






对,不是他的世界普遍存在的车,更不是什么其他的交通工具,而是完全悬浮在轨道上的,被称之为“飞船”的东西。






他坐在靠窗的地方,可以将白天船下的城市看的一清二楚,大致看起来其实和现代城市也没什么两样。






旁边是一对夫妇和几个孩子,嬉嬉闹闹好不热闹。叶修撑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景象,带着无所谓的心态,再次陷入梦乡。






这就开始了。






...




“马其顿特快列车已经抵达目的地莫克林,请各位旅客带好自己的行李,携带家人有序下车.....”




叶修打个哈欠,朦朦胧胧的拿上醒来就看见摆在自己身边的行李包,摇摇晃晃的跟着偌大的人流一起向外走着。






列车的广播音还在孜孜不倦的往耳朵里刮:“老弱病残孕先下车,哨兵请走专用通道....”


“哨兵?”叶修耳尖的捕捉到了这个词语,他确确实实不知道这个词在这样的世界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只好求助系统,“都让我上了你的贼船了,总该给剧本吧?”






“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可以用于拆除炸弹之类的工作。”系统说,“不过怕你现在这个世界,哨兵只怕更强,不只是感官,甚至包括武力。”






“那我呢?”叶修奇怪,“我怎么没觉得自己感官敏锐?”






“因为你不是哨兵。”系统说,“这个世界正常来说,除了哨兵,还有普通人和向导。向导你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那我是向导?要么就是普通人?”叶修说着,终于跟着人群出了出口,站在人来人往的候车大厅里。






“都不算吧。”








“那我岂不是不伦不类啊?”叶修无奈,电子音让0529看起来很可靠,所以他压根儿没想过它会这么回答。






“准确来说,你的确都不算。”0529解释,“一般来说19岁时觉醒身份第二性征的时候,那个时候才能看出你是什么身份。目前你的身体还有两个月才19岁。”






“这么年轻?!”叶修惊讶道。






“筹码。”系统提醒他。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挥挥手,赶紧制止了0529还想科普的冲动,赶紧开溜。候车大厅人又多,叶修人生地不熟,连坐车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奋力的在人群里挤来挤去,还总是被撞倒。






“呼,”看着站牌,叶修长舒一口气,虽然没有找到想要的出口,但好歹是出来了。“我看看...哨兵出口?什么东西?”








这个通道口再往外,连接的就是人群,叶修没看出来什么特别之处,但他毕竟已经了解哨向的大概情况了,因此转身打算离去。








当然有些东西阻挡了他的脚步。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人走了出来,带着墨镜,步履匆匆,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低调的伪装了自己的人。








他没有注意到叶修,本身也是毫无关系的人。但对于叶修而言,绝不是如此。








....






tbc.





【all叶】VDT(1)

阿琴家:


  •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y


  •  


  •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ooc,私设预警,请注意避雷。


 


*高级预警:开篇涉及病叶,死亡等轻微描述,请自动避让。


 


 


 


 


 


 


 


 


荣耀,大概是个什么意思?


 


 


 


“是一群人缔造的辉煌。”


 


 


 


“是我为之奋斗的曙光。”


 


 


 


 


广告上的宣传语鲜艳的褪色,明亮而又美好的容颜迅速枯败下去。


 


 


 


国历17年,荣耀宣布停服,仅留一区留作纪念。今年的十月一日,本该是普天同庆的一天,当然,普天同庆这一点不会改变,只是庆祝的各行各业的名单上,不会再有荣耀的名字。这番变动在各方社交媒体上毫无波澜,也没能引起多大的怀念。


 


 


 


因为真正热爱着这个游戏的人不是故去就是离开,留下的不过是图个纪念罢了。荣耀的官网此刻几乎是万人空巷,那些分析贴,八卦贴早就通通没了踪影。


 


 


 


 


苏沐橙打开电脑,扒拉了半天才看到了荣耀停服的消息,这个在以前绝对是大新闻的讯息埋藏在一堆新闻八卦之下,若不是她有心要找,大概也很难看见。


 


 


 


 


“呀...”她望向窗外,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这么早就结束了吗。”


 


 


 


 


这是荣耀的第二个十年,作为他的生日,他没有得到活动与大批量的人流。他得到了自己将要消失的消息作为礼物。


 


 


 


“叶修哥,”苏沐橙回头,看着叶修。“荣耀要散了。”


 


 


 


 


“啊...”叶修呆呆地,似乎想了很久。


 


 


 


 


“已经这么久了吗?”


 


 


 


他此刻正好坐在电脑桌前,只是还没开机。顿了半响,他拿出卡,慢慢的插进电脑读卡机里。


 


 


 


 


君莫笑很早之前就转回了一区,是苏沐橙帮着弄的。叶修情况特殊,不能太长时间的接触电子产品。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想,真的是不能太早下定论啊。


 


 


 


 


“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说出这句话的,是二十七岁却仍然心怀朝阳的他自己。现在落得个病号的名头,也没有荣耀可以参与的,还是他自己。


 


 


 


 


人老了。叶修叹气。其实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三十的年纪完全算不上老,甚至称的上是正值壮年。


 


 


 


 


但是他们这些混在职业圈里,或者说,是曾经混在职业圈里的选手,大抵是都受过影响,不过双十年纪,就早已体会过年龄的无奈。


 


 


 


 


年龄,或者说更抽象一点,时间,还真是无情啊。


 


 


......


 


 


 


 


国庆节这的这一周里,官方没有任何活动,游戏里也静得仿佛一潭死水。叶修顶着君莫笑的名字乱溜达,也再也不会引起曾经一大帮子人的大呼小叫,咬牙切齿。还认识他的,怕也没几个了。


 


 


 


韩文清,张新杰,肖时钦... ...明明好些年都见不到了,他还是固执的记着那些人的脸庞,记着他们少时的模样。


 


 


 


少年鲜衣怒马去往天涯,我锦衣还乡时日茫茫。


 


 


 


一切还象场梦,叶修觉得至少在人生这三十多年里,是场令人心悸的噩梦。


 


 


 


时间走的很快,叶修在游戏里溜达了一会,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大概也明白是下午了。


 


 


“叶修哥,你该休息啦。”苏沐橙迈着步子踏进来。


 


 


叶修没有反驳,只是拔了卡,乖乖的躺下,闭眼假寐。“行,那我先睡了哈沐橙。”


 


 


苏沐橙走到床边,轻轻的拉开窗帘,帘外是红的炫目的晚霞,只可惜见者却没有那份欣赏的意境。


 


 


 


叶修已经住了很久的院了。


 


 


 


进行性延髓麻痹。


 


 


苏沐橙想起那天在诊断室看到的病历,还是忍不住狠狠揉了揉发红的眼眶。


 


 


没人知道它因何而发做,只是唯一可证的是,都活不太久。


 


 


 


以逐渐加重的延髓麻痹症状首发,表现为吞咽困难,饮水呛咳、言语含糊,咳嗽无力,甚至呼吸困难。同时或稍后出现出现躯体运动神经元受损的症状和体征。


 


 


 


 


奇迹?没有奇迹可以救他。


 


 


苏沐橙轻轻掩盖好房门,离开了病房。她的步伐并不轻快,手指尖抚摸着医院冰冷的墙壁。叶修的家人并不知道叶修的情况,世邀赛结束后,叶秋去国外发展生意,父母也同样迁往国外。只有叶修,以工作为名,固执地停摆在中国。


 


 


 


出了医院,苏沐橙才如此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说是她只剩下叶修了,倒不如说是,叶修只剩下她了。与此同时的医院里,原本该睡着的人,却在门关后悄然睁开了眼。


 


 


 


 


“岑楼齐末说得轻巧,到底还是脱骨的妄想。”


 


 


低沉的嗓音似乎还在病房里回荡,唱歌的人已不知去往何方。


 


 


 


 


...


 


 


说到荣耀,曾经的高手们如今各自找了份新工作,但大部分都在世界各地,开了家心仪的小店。周泽楷是个例外,当初离开战队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挖掘进了娱乐圈,但也只是偶尔演演戏,赚的钱一样能维持温饱。


 


 


周泽楷今天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出于演员的习惯,他随手挂断了电话,谁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谁?”略带烦躁的点了接听,周泽楷本以为能三两句结束这通毫无意义的通话,但是那头的第一句就让他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周,晚上好啊。”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叫叶修,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以前曾经叫过的称呼。


 


 


 


 


“今天月亮不错。”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也没在意他的称呼。不知是不在意更或是知道了也说不出口。


 


 


 


 


“要不要让大家来白山聚聚?烧烤?”


 


 


 


 


虽然知道叶修是开玩笑,但是周泽楷还是能觉察到不对。


 


 


 


白山?!


 


 


 


周泽楷皱皱眉,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的多心。


 


 


郊区的白山,这么晚了...


 


 


 


“前辈,不如过来?”周泽楷刚说出口,就恨不得收回这句话。


 


 


什么立场能让自己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他过来呢?周泽楷问自己。


 


 


 


“不用啦小周,你要是真不想过来就算啦,我也就问问。”


 


 


那头的人轻笑,语气模糊,似乎带着点气喘。


 


 


是在爬山吗....!


 


 


 


周泽楷迅速开始拔腿就往公寓外面跑,完全不顾自己正在参与拍摄的作品。经纪人匆忙跟着他跑出摄影棚,却也追不上他愈来愈快的脚步。


 


 


 


郊区的白山,在晚上看起来可没那么有情调。


 


 


 


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到底是那些年的习惯使然,让他总是忍不住去关心这个人,想要他好好的。


 


 


 


“前辈,”周泽楷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等我。”


 


 


 


 


等我找到你,不要做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小周真不用,”叶修无奈,“本来也只是随口一问,别放心上。”


 


 


 


开玩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他能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因此只能尽自己所能快速的去找到叶修。


 


 


“那下次再约啦小周。”叶修似乎觉得尴尬,挂电话前最后这么说。


 


 


到底要做什么...他咬紧了牙关。


 


 


 


叶修挂了电话后,他迅速打给了江波涛和张佳乐等人。


 


 


 


“...我现在一时半会走不开,我妈刚才在。”张佳乐说,“我尽力赶过来。”


 


 


 


挂了电话,周泽楷无力的上了车开始往郊区开。


 


 


 


他们已经有近好几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了。


 


 


 


... ...


 


 


 


叶修先告的白,在某一赛季的时候。


 


 


 


他们先分的手,苏黎世的时候。


 


 


 


只可惜,异域风情也无法在当时增加气氛。


 


 


 


他们结束了,然后以近乎残忍的方式,开始和叶修淡了联系。


 


 


 


 


原因?谁知道呢,也许是淡了,也许是过意不去那么多人的均分的爱,而倾注到自己身上的那薄薄的一份。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加速上了路。


 


 


关系乱?也许吧,但演艺圈比这乱的数不胜数,他们也许还称不上乱。如果是真的爱着的话,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问题在于,这些爱,他们都觉得叶修给少了,自己倾注的,也许还没人想过。


 


 


不论如何,至少目前为止,叶修还在一秒,他就是叶修,还是那个前辈。


 


 


周泽楷下车时,给叶修回了个电话。


 


 


 


 


“前辈,站在原地不要动。”周泽楷未等对方开口,先发了话。


 


 


 


 


“真没事小周,你别慌着过来了,我只是顺带一说,”叶修的声音在风里有些失真,“我只是看蛮久没联系了,打个电话而已。”


 


 


打个电话而已,你不要想太多。叶修这么想,周泽楷也读出了这个意味。


 


 


 


“前辈,我不是...”周泽楷话音未落,就听见那头传来一声小声的惊呼,什么东西坠地的声响,然后电话紧接着就中断了。


 


 


 


 


叶修!


 


 


 


 


周泽楷的脑中仿佛有根弦应声而断。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他茫然地伫立在林子里,竟是连握着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周泽楷你怎么老不接电话!叶修呢?!”黄少天的电话他最后还是接了,但是问的问题他却无法回答。


 


 


 


 


“别过来了。”他轻声回答,无视黄少天的质问,挂了通话。


 


 


 


 


良久,他又打了一通电话。


 


 


 


 


“江...”


 


 


我们都做错了,江波涛。


 


 


 


 


 


有时候,很多安慰的话我们都懂,可是懂了又怎样。


 


 


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们没有关系了。


 


 


 


可是现在,周泽楷的手仿佛要捏进手机里。


 


 


 


你看,做错事情的代价,这么大。


 


 


 


 


... ...


 


 


 


 


电话挂断的前一瞬间,叶修的麻痹症犯了,一瞬间的黑暗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本就坐在山体边缘的他更是直接向下坠落。


 


 


 


天地良心,他真没想干些什么,就是心情不好想要爬山冷静一下。人生毕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能走走也是好的。


 


 


结果偏偏出了问题。


 


 


脑袋嗡嗡作响,明明是即将成为亡者的时候了,叶修不仅没有惊慌,更没有想象里的走马灯。


 


 


大概是很遗憾吧。他想。虽然本来就有些丧气的想法,但这样的死亡方式却让人忍不住最后笑笑。


 


 


失足摔下悬崖。


 


 


或者说,失足摔下悬崖下的急流。


 


 


 


 


...


 


 


 


溺水是什么感觉?


 


 


水满进衣服里来,冰冷的感觉从小腿处慢慢上升。


 


 


 


平日里温和的水性在此时全无半分温柔感,从耳边传来的波涛声和肉眼可见的漩涡都昭示着此刻不妙的境地。


 


 


 


时间和水声一样哗啦啦的溜走,叶修不会水性,这就更导致了他目前危险的境地。


 


 


 


从悬崖掉下的后遗症和冲击力仍在,脑后的疼痛每分每秒都当他想要昏过去。


 


 


 


还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叶修告诉自己。他最后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埋入水里。


 


 


 


潮水太汹涌了,叶修没法确保自己能一直不耗尽力气,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前上岸争取救援。他们应该是会察觉的吧?想到这里,叶修又禁不住苦笑。


 


 


在一片黑色里,忽的一阵大浪猛烈的击过来,叶修一时掌握不住平衡,被水流卷离了安全的区域。


 


 


进行性延髓麻痹,关键性的时候这个关键的问题还是发生了。叶修忍不住剧烈的咳起嗽来,身体痉挛到无法动弹,冰冷的水倒灌进他的口鼻里,带着和以前千千万万个晚上一样的令人惊惧的窒息感。


 


 


 


愈陷愈深,等叶修再次试图挣扎时,身体和所剩无几的空气都对他发出了警告。


 


 


 


来不及了。


 


 


 


 


没有走马灯,溺水的时间太快甚至让人来不及说一句最短的“我爱你”这样的句子。


 


 


 


三个音节,现在却刻在叶修的脑袋里。


 


 


 


没有走马灯,但是只是有些念念不忘三个好久没再听人提起的三个字。


 


 


 


 


他和周泽楷打电话前,先和苏沐橙通了电话。


 


          


 


 


“如果有来生,”他笑着跟苏沐橙说告别。“和你哥好好过日子,别记得我,我还没学会当好一个哥哥呢。”


 


 


 


“如果有来生,沐橙。”他叹气。


 


 


 


苏沐橙捂着脸蹲下来,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


 


 


           


 


 


你明明知道,那是如果啊。


 


 


      


... ...


 


 


 


现在想来,不管是哪件事,仍旧和这溺水的感觉一样。


 


 


 


心脏处有些被撕扯的细微疼痛感,明明微小却硌的生疼。不过,很快就就结束了,黑暗的潮水终于完完全全的吞没了他。


 


 


 


人生的最后一刻,会想些什么呢?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叶修想,有些后悔呢。


 


 


 


然后他对着黑暗的水底,吸进一大口水,嘴唇微动,静默无声的,念出了“我爱你”三个字。


 


 


 


然后的然后,他张开双臂,抱住了一片虚无,就好像抱住的,是深沉的,不见底的潮水。


 


 


 


叶修想起那个夏天,他看见周泽楷他们扑过来,一个个抱住自己。


 


 


 


看起来像抱住了最珍贵的东西,不会放开的什么。


 


 


 


可是那又怎样,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水苦涩吗?不苦涩。


 


 


 


只是因为,你品尝的,是泪而已。


 


 


 


总有人骗我,叶修想,我爱你这三个字一点也不甜蜜。明明和水一样,这话也是苦涩的。


 


 


 


 


一句爱意沉入水底,了无声息。


 


 


 


... ...


 


 


 


我还剩什么呢?


 


 


 


爱情,名誉,珍爱的事物,毕生的精神追求。这些世人眼里最值得追求的东西,都握不住。


 


 


手机从叶修手上划下,四分五裂的屏幕最后亮了一秒,显示了一张同样四分五裂的国家队合照,带着气泡奔赴水底。


 


 


 


然后永远熄灭了。


 


 


 


 


叶修最后一刻,睁不开眼,他是双眼黑暗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双眼黑暗的离开。


 


 


 


 


                  


 


 


荣耀,叶修。


 


 


 


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词,终于在国历17年里,彻底的没了联系。


 


 


 


一区的君莫笑仍然在很多人的好友名单里,只是同样的是,每个人的头像都成为了仿佛黑白遗照。


 


 


 


什么是荣耀?


 


 


 


荣耀到最后就是,哪怕我不在了,可我还守着一个十区早已关服,一区仅剩十几人的游戏,守着一排永远不会再亮的好友列表。守着他们说好的,等这段时间过去,闲下来马上回来继续陪你掉节操秀下限,PK竞技场走起来上两三场的诺言。


 


 


 


突然,回望这几年的江湖路,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都已不在。那些你爱过恨过的人已变成过往,如斯寂寞。


 


 


 


把号停在你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然后离开,义无反顾。


 


 


 


 


神明什么时候会被遗忘?


 


 


在他不被需要的时候。


 


 


 


 


如果能重来。


 


 


如果我的身侧,不再有你的陪伴。


 


 


这一路上,没了有些人,就不叫荣耀。如斯寂寞,我请你轻酌一杯,冷情断肠。


 


 


 


 


 


 


 


 


“您好,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


 


 


我想抓住风,抓住那些所谓的好日子。


 


 


A dream whthin a dream.


 


 


一切所看所感,不过是梦中梦。


 


 


 


 


 


 


 


 


 


 


 


 


 


 


 


 


 


tbc.


 


甜文。


 想我吗



【all叶】VDT(1)

Narora℃:

一个绝对不会再二改的版本。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y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ooc,私设预警,请注意避雷。


*高级预警:开篇涉及病叶,死亡等轻微描述,请自动避让。






荣耀,大概是个什么意思?


“是一群人缔造的辉煌。”


“是我为之奋斗的曙光。”





国历2017年,荣耀宣布停服,仅留一区留作纪念。今年的十月一日,本该是普天同庆的一天,荣耀终于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了痕迹,并且只是作为一个游戏。



这番变动在各方社交媒体上毫无波澜,也没能引起一点点的怀念。


因为真正热爱着这个游戏的人不是故去就是离开,留下的不过是图个纪念罢了。



苏沐橙打开电脑,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荣耀停服的消息。



“呀...”她望向窗外,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这么早就结束了吗。”



这是荣耀的第二个十年,作为他的生日,他没有得到活动与大批量的人流。



他得到了自己将要消失的消息作为礼物。


“叶修哥,”苏沐橙回头,看着叶修。“荣耀要散了。”



“啊...”叶修呆呆地,似乎想了很久。



“已经这么久了吗?”


然后他拿出卡,慢慢的插进电脑读卡机里。



君莫笑很早之前就转回了一区,是苏沐橙帮着弄得。叶修情况特殊,不能太长时间的接触电子产品。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想,真的是不能太早下定论啊。


“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说出这句话的,是二十七岁却仍然心怀朝阳的他自己。


现在落得个病号的名头,也没有荣耀可以参与的,还是他自己。


人老了。叶修叹气。其实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三十的年纪完全算不上老,甚至称的上是正值壮年。


但是他们这些混在职业圈里,或者说,是曾经混在职业圈里的选手,大抵是都受过影响,不过双十年纪,就早已体会过年龄的无奈。




国庆节这的这一周里,官方没有任何活动,游戏里也静得仿佛一潭死水。


叶修顶着君莫笑的名字乱溜达,也再也不会引起曾经一大帮子人的大呼小叫,咬牙切齿。


还认识他的,怕也没几个了。


韩文清,张新杰,肖时钦... ...明明好些年都见不到了,他还是固执的记着那些人的脸庞,记着他们少时的模样。


少年鲜衣怒马去往天涯,我锦衣还乡时日茫茫。


一切还象场梦,叶修觉得至少在人生这三十多年里。


注定是场令人心悸的噩梦。


时间走的很快,叶修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大概也明白是下午了。


“叶修哥,你该休息啦。”苏沐橙迈着步子踏进来。


“行,那我先睡了哈沐橙。”叶修乖乖的躺下,闭眼假寐。


苏沐橙走到床边,轻轻的拉开窗帘,帘外是红的炫目的晚霞,只可惜见者却没有那份欣赏的意境。


叶修已经住了很久的院了。


进行性延髓麻痹。


苏沐橙想起那天在诊断室看到的病历,还是忍不住狠狠揉了揉发红的眼眶。


没人知道它因何而发做,只是唯一可证的是,都活不太久。


以逐渐加重的延髓麻痹症状首发,表现为吞咽困难,饮水呛咳、言语含糊,咳嗽无力,甚至呼吸困难。同时或稍后出现出现躯体运动神经元受损的症状和体征。



叶修注定,要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


苏沐橙轻轻掩盖好房门,离开了病房。只是原本该睡着的人,却在门关后悄然睁开了眼。


“卫星带着你离开星系,我成为月亮逍遥此生。”


“所以故事的最后,绅士开枪打死知更鸟。”


低沉的嗓音似乎还在病房里回荡,唱歌的人已不知去往何方。


...



周泽楷今天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他习惯性的挂断了电话,谁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略带烦躁的接起了电话,周泽楷本以为能三两句结束通话,但是那头的第一句就让他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周,晚上好啊。”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叫叶修,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以前曾经叫过的称呼。



“今天月亮不错。”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也没在意他的称呼。不知是不在意更或是知道了也说不出口。



“要不要让大家来聚聚?”



“R市的白山。”



白山?!


周泽楷皱皱眉,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的多心。


郊区的白山,这么晚了...


“前辈,不如过来?”周泽楷刚说出口,就恨不得收回这句话。


你有什么立场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他过来。你还有什么立场,周泽楷。他告诉自己。



“不用啦小周,你要是真不想过来就算啦,我也就问问。”


那头的人轻笑,语气模糊,似乎带着点气喘。


是在爬山吗....!


周泽楷迅速开始拔腿就往公寓外面跑,完全不顾自己正在设计的作品。


郊区的白山,在晚上看起来可没那么有情调。


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到底是那些年的习惯使然,让他总是忍不住去关心这个人,想要他好好的。


“前辈,”周泽楷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等我。”



等我找到你,不要做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不麻烦你啦小周,要快乐点哦,今天是你第一天升职嘛。”叶修低沉的声线到达周泽楷的耳朵里时,却让他本人更加焦急。


他能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因此只能尽自己所能快速的去找到叶修。


到底要做什么...他咬紧了牙关。


叶修挂了电话后,他迅速打给了江波涛和张佳乐等人。


“...我现在一时半会走不开,我妈刚才在。”张佳乐说,“我尽力赶过来。”


挂了电话,周泽楷无力的上了车开始往郊区开。


他们已经有近好几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了。




叶修先告的白,在某一赛季的时候。


他们先分的手,苏黎世的时候。


只可惜,异域风情也无法在当时增加气氛。


他们结束了,然后以近乎残忍的方式,开始和叶修淡了联系。



原因?谁知道呢,也许是淡了,也许是过意不去那么多人的均分的爱,而倾注到自己身上的那薄薄的一份。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加速上了路。


但是至少他,还是那个前辈。


周泽楷下车时,电话里又传来了声响。



“前辈,站在原地不要动。”周泽楷未等对方开口,先发了话。



“没事小周,你别慌着过来了,我只是顺带一说,”叶修说,“我看世界上很多女孩挺好的,别耽误了啊。”



“前辈,我不是...”周泽楷话音未落,就听见那头传来什么东西坠地的声响,然后电话紧接着就中断了。



叶修!



周泽楷的脑中仿佛有根弦应声而断。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


他茫然地伫立在林子里,竟是连握着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周泽楷你怎么老不接电话!叶修呢?!”黄少天的电话他最后还是接了,但是问的问题他却无法回答。



“别过来了。”他轻声回答。



良久,他又打了一通电话。



“江...”


我们都做错了,江波涛。




有时候,很多安慰的话我们都懂。


可是懂了又怎样。


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们没有关系了。


可是现在,周泽楷的手仿佛要捏进手机里。


你看,做错事情的代价,这么大。



... ...



电话挂断的前一瞬间,叶修的麻痹症犯了,一瞬间的黑暗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本就坐在山体边缘的他更是直接向下坠落。


脑袋嗡嗡作响,明明是即将成为亡者的时候了,叶修不仅没有惊慌,更没有想象里的走马灯。


大概是很遗憾吧。他想。


虽然本来就有些丧气的想法,但这样的死亡方式却让人忍不住最后笑笑。


失足摔下悬崖。


或者说,失足摔下悬崖下的急流。



...


溺水是什么感觉?


水满进衣服里来,冰冷的感觉从小腿处慢慢上升。


平日里温和的水性在此时全无半分温柔感,从耳边传来的波涛声和肉眼可见的漩涡都昭示着此刻不妙的境地。


时间和水声一样哗啦啦的溜走,叶修不会水性,这就更导致了他目前危险的境地。


从悬崖掉下的后遗症和冲击力仍在,脑后的疼痛每分每秒都当他想要昏过去。


还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叶修告诉自己。


他最后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埋入水里。


潮水太汹涌了,叶修没法确保自己能一直不耗尽力气,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前上岸争取救援。


他们应该是会察觉的吧?想到这里,叶修又禁不住苦笑。


在一片黑色里,突的一阵大浪猛烈的击过来,叶修一时掌握不住平衡,被水流卷离了安全的区域。


进行性延髓麻痹,叶修忍不住剧烈的咳起嗽来,冰冷的水倒灌进他的口鼻里,带着和以前千千万万个晚上一样的令人惊惧的窒息感。


愈陷愈深,等叶修再次试图挣扎时,身体和所剩无几的空气都对他发出了警告。


来不及了。



没有走马灯,溺水的时间太快甚至让人来不及说一句最短的“我爱你”这样的句子。


三个音节,现在却刻在叶修的脑袋里。


没有走马灯,但是只是有些念念不忘三个好久没再听人提起的三个字。



他和周泽楷打电话前,先和苏沐橙通了电话。


          


“如果有来生,”他笑着跟苏沐橙说告别。“和你哥好好过日子,别记得我,我还没当好一个哥哥呢。”


“如果有来生,沐橙。”他叹气。


苏沐橙捂着脸蹲下来,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


           


你明明知道,那是如果啊。


      


现在想来,仍旧和这溺水的感觉一样。


心脏处有些被撕扯的细微疼痛感,明明微小却硌的生疼。


不过很快就就结束了,黑暗的潮水终于完完全全的吞没了他。


人生的最后一刻,会想些什么呢?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叶修想,有些后悔呢。


然后他对着黑暗的水底,吸进一大口水,静默无声的,念出了“我爱你”三个字。


然后的然后,他张开双臂,抱住了深沉的,不见底的潮水。


叶修想起那个夏天,他看见周泽楷他们扑过来,一个个抱住自己。


看起来像抱住了最珍贵的东西,不会放开的什么。


可是那又怎样,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总有人骗我,我爱你这三个字一点也不甜蜜,叶修想。明明和水一样,这话也是苦涩的。



一句爱意沉入水底,了无声息。




我还剩什么呢?


爱情,名誉,珍爱的事物,毕生的精神追求。这些世人眼里最值得追求的东西,都握不住。


手机从叶修手上划下,四分五裂的屏幕最后亮了一秒,显示了一张同样四分五裂的国家队合照,带着气泡奔赴水底。


然后永远熄灭了。



叶修最后一刻,睁不开眼,他是双眼黑暗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双眼黑暗的离开。



                 


荣耀,叶修。


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词,终于在国历2017年里,彻底的没了联系。


一区的君莫笑仍然在很多人的好友名单里,只是同样的是,每个人的头像都成为了仿佛黑白遗照。


什么是荣耀?


荣耀到最后就是,哪怕我不在了,可我还守着一个十区早已关服,一区仅剩十几人的游戏,守着一排永远不会再亮的好友列表。守着他们说好的,等这段时间过去,闲下来马上回来继续陪你掉节操秀下限,PK竞技场走起来上两三场的诺言。


突然,回望这几年的江湖路,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都已不在。那些你爱过恨过的人已变成过往,如斯寂寞。


把号停在你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然后离开。义无反顾。



神明什么时候会被遗忘?


在他不被需要的时候。



如果能重来。


如果我的身侧,不再有你的陪伴。


这一路上,没了有些人,就不叫荣耀。如斯寂寞,我请你轻酌一杯,冷情断肠。







“您好,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


我想抓住风,抓住那些所谓的好日子。


A dream whthin a dream.


一切所看所感,不过是梦中梦。

















TBC


甜文。


KY拉黑,请不要提及任何有关渣男等词。


希望喜欢留下评论

【all叶】VDT(1)

Narora℃: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y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ooc,私设预警,自设反派人物有,请注意避雷。
*高级预警:开篇涉及病叶,死亡等轻微描述,请自动避让。







荣耀,大概是个什么意思?


“是一群人缔造的辉煌。”


“是我为之奋斗的曙光。”


国历2017年,荣耀宣布停服,仅留一区留作纪念。今年的十月一日,本该是普天同庆的一天,荣耀终于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了痕迹,并且只是作为一个游戏。


这番变动在各方社交媒体上毫无波澜,甚至没有引起一点点的怀念。


因为真正热爱着这个游戏的人不是故去就是离开,留下的不过是图个纪念罢了。


苏沐橙打开电脑,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荣耀停服的消息。


“呀...”她望向窗外,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这么早就结束了吗。”


这是荣耀的第二个十年,作为他的生日,他没有得到活动与大批量的人流。


他得到了自己将要消失的消息作为礼物。


“叶修哥,”苏沐橙回头,看着叶修。“荣耀要散了。”


“啊...”叶修呆呆地,似乎想了很久。


“已经这么久了吗?”


然后他拿出卡,慢慢的插进电脑读卡机里。


君莫笑很早之前就转回了一区,是苏沐橙帮着弄得。叶修有脑震荡的后遗症,不能太长时间的接触电子产品。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想,真的是不能太早下定论啊。


“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说出这句话的,是二十七岁却仍然心怀朝阳的他自己。


现在落得个病号的名头,也没有荣耀可以参与的,还是他自己。


人老了。叶修叹气。其实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三十的年纪完全算不上老,甚至称的上是正值壮年。


但是他们这些混在职业圈里,或者说,是曾经混在职业圈里的选手,大抵是都受过影响,不过双十年纪,就早已体会过年龄的无奈。


国庆节这的这一周里,官方没有任何活动,游戏里也静得仿佛一潭死水。


叶修顶着君莫笑的名字乱溜达,也再也不会引起曾经一大帮子人的大呼小叫,咬牙切齿。


还认识他的,怕也没几个了。


韩文清,张新杰,肖时钦... ...明明好些年都见不到了,他还是固执的记着那些人的脸庞,记着他们少时的模样。


少年鲜衣怒马去往天涯,我锦衣还乡时日茫茫。


一切还象场梦,叶修觉得至少在人生这三十多年里。


注定是场令人心悸的噩梦。




“卫星带着你离开星系,我成为月亮逍遥此生。”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苏沐橙认出了那是叶修自己的声音。


她转过头去,叶修坐在病床上,却开口唱起了歌。


“你蜕变绅士,我退化成知更鸟。”


“晚安。”


一曲终了,只留下苏沐橙一人呆在医院里。


...


周泽楷今天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他习惯性的挂断了电话,谁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略带烦躁的接起了电话,周泽楷本以为能三两句结束通话,但是那头的第一句就让他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周,晚上好啊。”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叫叶修,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以前曾经叫过的称呼。


“今天月亮不错。”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也没在意他的称呼。不知是不在意更或是知道了也说不出口。


“要不要让大家来聚聚?”


“R市的白山。”


白山?!


周泽楷迅速开始拔腿就往公寓外面跑,完全不顾自己正在设计的作品。


郊区的白山,在晚上看起来可没那么有情调。


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到底是那些年的习惯使然,让他总是忍不住去关心这个人,想要他好好的。


“前辈,”周泽楷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等我。”


等我找到你,不要做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不麻烦你啦小周,要快乐点哦,今天是你第一天升职嘛。”叶修低沉的声线到达周泽楷的耳朵里时,却让他本人更加焦急。


他能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因此只能拼命的在树林里奔跑,不顾自己的裤子被尖锐的树枝扯开了一条条的裂缝。


到底在哪里...他咬紧了牙关。


叶修挂了电话后,他迅速打给了江波涛和张佳乐等人。


“...我现在一时半会走不开,我妈刚才在。”张佳乐说,“我尽力赶过来。”


挂了电话,周泽楷无力的上了车开始往郊区开。


他们已经有近好几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了。


叶修先告的白,在某一赛季的时候。


他们先分的手,苏黎世的时候。


只可惜,异域风情也无法在当时增加气氛。


他们结束了,然后以近乎残忍的方式,开始和叶修淡了联系。


原因?谁知道呢,也许是淡了,也许是过意不去那么多人的均分的爱,而倾注到自己身上的那薄薄的一份。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加速上了路。


但是至少他,还是那个前辈。


周泽楷下车时,电话里又传来了声响。


“前辈,站在原地不要动。”周泽楷未等对方开口,先发了话。


“没事小周,你别慌着过来了,我只是顺带一说,”叶修说,“那个女孩挺好的,别耽误了啊。”


“前辈,我和她不是...”周泽楷话音未落,就听见那头传来什么东西坠地的声响,然后电话紧接着就中断了。


叶修!


周泽楷的脑中仿佛有根弦应声而断。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


他茫然地伫立在林子里,竟是连握着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周泽楷你怎么老不接电话!叶修呢?!”黄少天的电话他最后还是接了,但是问的问题他却无法回答。


“别过来了。”他轻声回答。


良久,他又打了一通电话。


“江...”


我们都做错了,江波涛。


... ...


电话挂断的前一瞬间,叶修的脑震荡后遗症犯了,一瞬间的黑暗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本就坐在山体边缘的他更是直接向下坠落。


脑袋嗡嗡作响,明明是即将成为亡者的时候了,叶修不仅没有惊慌,更没有想象里的走马灯。


大概是很遗憾吧。他想。


虽然本来就有些丧气的想法,但这样的死亡方式却让人忍不住最后笑笑。


失足摔下悬崖。


叶修还是很冷静,既不悲伤,也没有一丝波动。


我还剩什么呢?


爱情,名誉,珍爱的事物,毕生的精神追求。这些世人眼里最值得追求的东西,都握不住。


手机从叶修手上刷下,四分五裂的屏幕最后亮了一秒,显示了一张同样四分五裂的国家队合照。


然后永远熄灭了。


叶修最后一刻,睁不开眼,他是双眼黑暗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双眼黑暗的离开。


他和周泽楷打电话前,先和苏沐橙通了电话。
          


“如果有来生,”他笑着跟苏沐橙说告别。“和你哥好好过日子,别记得我,我还没当好一个哥哥呢。”


“如果有来生,沐橙。”他叹气。


苏沐橙捂着脸蹲下来,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


           


你明明知道,那是如果啊。


                       


荣耀,叶修。


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词,终于在国历2017年里,彻底的没了联系。


一区的君莫笑仍然在很多人的好友名单里,只是同样的是,每个人的头像都成为了仿佛黑白遗照。


什么是荣耀?


荣耀到最后就是,哪怕我不在了,可我还守着一个十区早已关服,一区仅剩十几人的游戏,守着一排永远不会再亮的好友列表。守着他们说好的,等这段时间过去,闲下来马上回来继续陪你掉节操秀下限,PK竞技场走起来上两三场的诺言。


突然,回望这几年的江湖路,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都已不在。那些你爱过恨过的人已变成过往,如斯寂寞。


把号停在你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然后离开。义无反顾。


神明什么时候会被遗忘?


在他不被需要的时候。


如果能重来。


如果我的身侧,不再有你的陪伴。


这一路上,没了有些人,就不叫荣耀。如斯寂寞,我请你轻酌一杯,冷情断肠。








“您好,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


记住。


A dream whthin a dream.


一切所看所感,不过是梦中梦。


















TBC


不好意思你们可能以前对我影响太深刻了。


这是一个甜的文。


至于彩蛋。


记不记得一篇叫做【当ta不再爱叶修】的文。


嗯哼。
关联需要我说嘛(・◇・)


请看好叶修的歌。


分手其实是因为...吃醋了然后玩脱了。


all叶,所以注定大家一开始会吃醋,不是渣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