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

all叶修,主角受控党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漫威系列


C罗,等你2022年我们一起去征战世界杯

【all叶】VDT(2上)

阿琴家: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












...




什么是“真实”?






眼见为实。






你的眼睛,会欺骗你吗?








你的心,会欺骗你吗?




...










叶修在一片黑暗里睁开眼。






眼前不是黑暗的景象,没有所谓来自外太空的生物在眼前,他的记忆里还是那片波涛汹涌的海域,连带着此时的呼吸也忍不住有些沉重。






许是方才求生的意志还残存在脑子里,他摇摇头,这才看清自己身在何处。叶修被放置在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罩里,除了这罩子本身放出的微小的蓝光,包围他的只有偌大的黑暗。








没什么感情的电子音突然响起,冷不丁吓了叶修一大跳。








“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确认交易者叶修。”






系统...叶修想,原来之前将死之时的声音不是幻觉啊。




“恩,你好?”








“你好,叶修。”电子音毫不带波澜的声音回答了他,“我是0529,有疑问可以询问我,我将为您服务。”






叶修想起他的称呼,不是所谓的“宿主”,而是“交易者”。






“你说的交易,是什么意思?”






“等价交换,”系统回答的很快,“实现你的愿望,只是用同样的筹码来实现它。”








“那交易的具体筹码呢?”








“你能提供什么?”系统问。






“什么也不能,”叶修耸耸肩,还是如实回答了,“毕竟现在我已经死了。”






“那就创造筹码。”叶修听见它这么回答,“总有收集到足够筹码的一天。”








“......”叶修沉默,看起来是自己被强行要做些什么了。既然听这系统所言,实现心愿吗...








心愿?他突然愣住了。








“如果,我没有心愿呢?”








“不可能,”系统很笃定,但于叶修而言,这并不是一件有把握的事情。“能和我做交易的人,总是有些愿望的。”








“可是我真的没有。”叶修只能苦笑,“或者说,我不知道我的心愿是什么。”






...




系统短暂的沉默了几秒,反问他:“你无意坠崖身亡,难道不后悔?”








“其实,”叶修摸摸唇,“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相比就算能侥幸活下来,还要躺在病床上缓慢窒息,要好的多吧?”






“那你的感情呢,叶修?”






“你就甘心这样多年阔别,最后一面也见不成?”






“你可能会觉得遗憾和后悔,”明明一开始是苦笑的模样,叶修却在此刻笑了起来,“但对我来说,结果怎样不是很重要,回忆还在就好了。”






只要记得自己爱过就好了,哪怕没有在一起也没关系的。因为这是爱情,或者曾经是爱情。有的爱情不是强求,真的就是恰到好处的放手不是吗。






...






空间里一时安安静静的,没有声响。






系统最终还是敲下了定论:“叶修,我能感受到,你是有愿望的。”






“哦?”这回换叶修笑了起来,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我了解你的生平,叶修。你的一生,总在包容,你包容背叛你的人,包容离开你的人,包容你喜欢的人。”






“你有底线,但是这个底线,是在你需要发展的前提下的。也就是说,除非你需要这么做,你需要这么发展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你才会不那么留情,虽然你即使这样也常常处处留空。”






“你是一个温柔的人,”系统说,“但温柔的人,大部分都是因为心里有根刺,才会这么温柔。”






“也许吧。”叶修不可置否,但眼下他也并不想就这个问题和系统交谈下去了。“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找我的筹码呢?”






“马上开始,”它简洁的回答了,“这一次就不仅仅是寻找筹码了,你需要找到自己的愿望,叶修。”






“实现你的愿望,实现我的交易。”








其实作为一个可以说是唯物主义者的叶修,很难完全接受系统的存在,不是不相信有系统,而是不相信能够死而复生。






但是这一次的话,“试试吧。”叶修轻轻闭上眼。






就当做是年轻时迟来的猖狂,去为了一个缥缈的未来冒险。








“准备好了吗?”










“恩。”






“正在生成世界中....”






...






叶修没有感觉到什么,没有不适也没有兴奋感。他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辆飞船上。






对,不是他的世界普遍存在的车,更不是什么其他的交通工具,而是完全悬浮在轨道上的,被称之为“飞船”的东西。






他坐在靠窗的地方,可以将白天船下的城市看的一清二楚,大致看起来其实和现代城市也没什么两样。






旁边是一对夫妇和几个孩子,嬉嬉闹闹好不热闹。叶修撑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景象,带着无所谓的心态,再次陷入梦乡。






这就开始了。






...




“马其顿特快列车已经抵达目的地莫克林,请各位旅客带好自己的行李,携带家人有序下车.....”




叶修打个哈欠,朦朦胧胧的拿上醒来就看见摆在自己身边的行李包,摇摇晃晃的跟着偌大的人流一起向外走着。






列车的广播音还在孜孜不倦的往耳朵里刮:“老弱病残孕先下车,哨兵请走专用通道....”


“哨兵?”叶修耳尖的捕捉到了这个词语,他确确实实不知道这个词在这样的世界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只好求助系统,“都让我上了你的贼船了,总该给剧本吧?”






“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可以用于拆除炸弹之类的工作。”系统说,“不过怕你现在这个世界,哨兵只怕更强,不只是感官,甚至包括武力。”






“那我呢?”叶修奇怪,“我怎么没觉得自己感官敏锐?”






“因为你不是哨兵。”系统说,“这个世界正常来说,除了哨兵,还有普通人和向导。向导你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那我是向导?要么就是普通人?”叶修说着,终于跟着人群出了出口,站在人来人往的候车大厅里。






“都不算吧。”








“那我岂不是不伦不类啊?”叶修无奈,电子音让0529看起来很可靠,所以他压根儿没想过它会这么回答。






“准确来说,你的确都不算。”0529解释,“一般来说19岁时觉醒身份第二性征的时候,那个时候才能看出你是什么身份。目前你的身体还有两个月才19岁。”






“这么年轻?!”叶修惊讶道。






“筹码。”系统提醒他。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挥挥手,赶紧制止了0529还想科普的冲动,赶紧开溜。候车大厅人又多,叶修人生地不熟,连坐车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奋力的在人群里挤来挤去,还总是被撞倒。






“呼,”看着站牌,叶修长舒一口气,虽然没有找到想要的出口,但好歹是出来了。“我看看...哨兵出口?什么东西?”








这个通道口再往外,连接的就是人群,叶修没看出来什么特别之处,但他毕竟已经了解哨向的大概情况了,因此转身打算离去。








当然有些东西阻挡了他的脚步。一个穿黑色风衣的人走了出来,带着墨镜,步履匆匆,身后还跟着几个同样低调的伪装了自己的人。








他没有注意到叶修,本身也是毫无关系的人。但对于叶修而言,绝不是如此。








....






tbc.





评论

热度(61)

  1. 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Amuse阿琴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