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

all叶修,主角受控党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漫威系列


C罗,等你2022年我们一起去征战世界杯

【all叶】VDT(1)

阿琴家:


  •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y


  •  


  •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ooc,私设预警,请注意避雷。


 


*高级预警:开篇涉及病叶,死亡等轻微描述,请自动避让。


 


 


 


 


 


 


 


 


荣耀,大概是个什么意思?


 


 


 


“是一群人缔造的辉煌。”


 


 


 


“是我为之奋斗的曙光。”


 


 


 


 


广告上的宣传语鲜艳的褪色,明亮而又美好的容颜迅速枯败下去。


 


 


 


国历17年,荣耀宣布停服,仅留一区留作纪念。今年的十月一日,本该是普天同庆的一天,当然,普天同庆这一点不会改变,只是庆祝的各行各业的名单上,不会再有荣耀的名字。这番变动在各方社交媒体上毫无波澜,也没能引起多大的怀念。


 


 


 


因为真正热爱着这个游戏的人不是故去就是离开,留下的不过是图个纪念罢了。荣耀的官网此刻几乎是万人空巷,那些分析贴,八卦贴早就通通没了踪影。


 


 


 


 


苏沐橙打开电脑,扒拉了半天才看到了荣耀停服的消息,这个在以前绝对是大新闻的讯息埋藏在一堆新闻八卦之下,若不是她有心要找,大概也很难看见。


 


 


 


 


“呀...”她望向窗外,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这么早就结束了吗。”


 


 


 


 


这是荣耀的第二个十年,作为他的生日,他没有得到活动与大批量的人流。他得到了自己将要消失的消息作为礼物。


 


 


 


“叶修哥,”苏沐橙回头,看着叶修。“荣耀要散了。”


 


 


 


 


“啊...”叶修呆呆地,似乎想了很久。


 


 


 


 


“已经这么久了吗?”


 


 


 


他此刻正好坐在电脑桌前,只是还没开机。顿了半响,他拿出卡,慢慢的插进电脑读卡机里。


 


 


 


 


君莫笑很早之前就转回了一区,是苏沐橙帮着弄的。叶修情况特殊,不能太长时间的接触电子产品。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想,真的是不能太早下定论啊。


 


 


 


 


“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说出这句话的,是二十七岁却仍然心怀朝阳的他自己。现在落得个病号的名头,也没有荣耀可以参与的,还是他自己。


 


 


 


 


人老了。叶修叹气。其实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三十的年纪完全算不上老,甚至称的上是正值壮年。


 


 


 


 


但是他们这些混在职业圈里,或者说,是曾经混在职业圈里的选手,大抵是都受过影响,不过双十年纪,就早已体会过年龄的无奈。


 


 


 


 


年龄,或者说更抽象一点,时间,还真是无情啊。


 


 


......


 


 


 


 


国庆节这的这一周里,官方没有任何活动,游戏里也静得仿佛一潭死水。叶修顶着君莫笑的名字乱溜达,也再也不会引起曾经一大帮子人的大呼小叫,咬牙切齿。还认识他的,怕也没几个了。


 


 


 


韩文清,张新杰,肖时钦... ...明明好些年都见不到了,他还是固执的记着那些人的脸庞,记着他们少时的模样。


 


 


 


少年鲜衣怒马去往天涯,我锦衣还乡时日茫茫。


 


 


 


一切还象场梦,叶修觉得至少在人生这三十多年里,是场令人心悸的噩梦。


 


 


 


时间走的很快,叶修在游戏里溜达了一会,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大概也明白是下午了。


 


 


“叶修哥,你该休息啦。”苏沐橙迈着步子踏进来。


 


 


叶修没有反驳,只是拔了卡,乖乖的躺下,闭眼假寐。“行,那我先睡了哈沐橙。”


 


 


苏沐橙走到床边,轻轻的拉开窗帘,帘外是红的炫目的晚霞,只可惜见者却没有那份欣赏的意境。


 


 


 


叶修已经住了很久的院了。


 


 


 


进行性延髓麻痹。


 


 


苏沐橙想起那天在诊断室看到的病历,还是忍不住狠狠揉了揉发红的眼眶。


 


 


没人知道它因何而发做,只是唯一可证的是,都活不太久。


 


 


 


以逐渐加重的延髓麻痹症状首发,表现为吞咽困难,饮水呛咳、言语含糊,咳嗽无力,甚至呼吸困难。同时或稍后出现出现躯体运动神经元受损的症状和体征。


 


 


 


 


奇迹?没有奇迹可以救他。


 


 


苏沐橙轻轻掩盖好房门,离开了病房。她的步伐并不轻快,手指尖抚摸着医院冰冷的墙壁。叶修的家人并不知道叶修的情况,世邀赛结束后,叶秋去国外发展生意,父母也同样迁往国外。只有叶修,以工作为名,固执地停摆在中国。


 


 


 


出了医院,苏沐橙才如此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说是她只剩下叶修了,倒不如说是,叶修只剩下她了。与此同时的医院里,原本该睡着的人,却在门关后悄然睁开了眼。


 


 


 


 


“岑楼齐末说得轻巧,到底还是脱骨的妄想。”


 


 


低沉的嗓音似乎还在病房里回荡,唱歌的人已不知去往何方。


 


 


 


 


...


 


 


说到荣耀,曾经的高手们如今各自找了份新工作,但大部分都在世界各地,开了家心仪的小店。周泽楷是个例外,当初离开战队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挖掘进了娱乐圈,但也只是偶尔演演戏,赚的钱一样能维持温饱。


 


 


周泽楷今天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出于演员的习惯,他随手挂断了电话,谁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谁?”略带烦躁的点了接听,周泽楷本以为能三两句结束这通毫无意义的通话,但是那头的第一句就让他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周,晚上好啊。”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叫叶修,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以前曾经叫过的称呼。


 


 


 


 


“今天月亮不错。”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也没在意他的称呼。不知是不在意更或是知道了也说不出口。


 


 


 


 


“要不要让大家来白山聚聚?烧烤?”


 


 


 


 


虽然知道叶修是开玩笑,但是周泽楷还是能觉察到不对。


 


 


 


白山?!


 


 


 


周泽楷皱皱眉,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的多心。


 


 


郊区的白山,这么晚了...


 


 


 


“前辈,不如过来?”周泽楷刚说出口,就恨不得收回这句话。


 


 


什么立场能让自己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他过来呢?周泽楷问自己。


 


 


 


“不用啦小周,你要是真不想过来就算啦,我也就问问。”


 


 


那头的人轻笑,语气模糊,似乎带着点气喘。


 


 


是在爬山吗....!


 


 


 


周泽楷迅速开始拔腿就往公寓外面跑,完全不顾自己正在参与拍摄的作品。经纪人匆忙跟着他跑出摄影棚,却也追不上他愈来愈快的脚步。


 


 


 


郊区的白山,在晚上看起来可没那么有情调。


 


 


 


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到底是那些年的习惯使然,让他总是忍不住去关心这个人,想要他好好的。


 


 


 


“前辈,”周泽楷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等我。”


 


 


 


 


等我找到你,不要做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小周真不用,”叶修无奈,“本来也只是随口一问,别放心上。”


 


 


 


开玩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他能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因此只能尽自己所能快速的去找到叶修。


 


 


“那下次再约啦小周。”叶修似乎觉得尴尬,挂电话前最后这么说。


 


 


到底要做什么...他咬紧了牙关。


 


 


 


叶修挂了电话后,他迅速打给了江波涛和张佳乐等人。


 


 


 


“...我现在一时半会走不开,我妈刚才在。”张佳乐说,“我尽力赶过来。”


 


 


 


挂了电话,周泽楷无力的上了车开始往郊区开。


 


 


 


他们已经有近好几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了。


 


 


 


... ...


 


 


 


叶修先告的白,在某一赛季的时候。


 


 


 


他们先分的手,苏黎世的时候。


 


 


 


只可惜,异域风情也无法在当时增加气氛。


 


 


 


他们结束了,然后以近乎残忍的方式,开始和叶修淡了联系。


 


 


 


 


原因?谁知道呢,也许是淡了,也许是过意不去那么多人的均分的爱,而倾注到自己身上的那薄薄的一份。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加速上了路。


 


 


关系乱?也许吧,但演艺圈比这乱的数不胜数,他们也许还称不上乱。如果是真的爱着的话,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问题在于,这些爱,他们都觉得叶修给少了,自己倾注的,也许还没人想过。


 


 


不论如何,至少目前为止,叶修还在一秒,他就是叶修,还是那个前辈。


 


 


周泽楷下车时,给叶修回了个电话。


 


 


 


 


“前辈,站在原地不要动。”周泽楷未等对方开口,先发了话。


 


 


 


 


“真没事小周,你别慌着过来了,我只是顺带一说,”叶修的声音在风里有些失真,“我只是看蛮久没联系了,打个电话而已。”


 


 


打个电话而已,你不要想太多。叶修这么想,周泽楷也读出了这个意味。


 


 


 


“前辈,我不是...”周泽楷话音未落,就听见那头传来一声小声的惊呼,什么东西坠地的声响,然后电话紧接着就中断了。


 


 


 


 


叶修!


 


 


 


 


周泽楷的脑中仿佛有根弦应声而断。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他茫然地伫立在林子里,竟是连握着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周泽楷你怎么老不接电话!叶修呢?!”黄少天的电话他最后还是接了,但是问的问题他却无法回答。


 


 


 


 


“别过来了。”他轻声回答,无视黄少天的质问,挂了通话。


 


 


 


 


良久,他又打了一通电话。


 


 


 


 


“江...”


 


 


我们都做错了,江波涛。


 


 


 


 


 


有时候,很多安慰的话我们都懂,可是懂了又怎样。


 


 


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们没有关系了。


 


 


 


可是现在,周泽楷的手仿佛要捏进手机里。


 


 


 


你看,做错事情的代价,这么大。


 


 


 


 


... ...


 


 


 


 


电话挂断的前一瞬间,叶修的麻痹症犯了,一瞬间的黑暗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本就坐在山体边缘的他更是直接向下坠落。


 


 


 


天地良心,他真没想干些什么,就是心情不好想要爬山冷静一下。人生毕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能走走也是好的。


 


 


结果偏偏出了问题。


 


 


脑袋嗡嗡作响,明明是即将成为亡者的时候了,叶修不仅没有惊慌,更没有想象里的走马灯。


 


 


大概是很遗憾吧。他想。虽然本来就有些丧气的想法,但这样的死亡方式却让人忍不住最后笑笑。


 


 


失足摔下悬崖。


 


 


或者说,失足摔下悬崖下的急流。


 


 


 


 


...


 


 


 


溺水是什么感觉?


 


 


水满进衣服里来,冰冷的感觉从小腿处慢慢上升。


 


 


 


平日里温和的水性在此时全无半分温柔感,从耳边传来的波涛声和肉眼可见的漩涡都昭示着此刻不妙的境地。


 


 


 


时间和水声一样哗啦啦的溜走,叶修不会水性,这就更导致了他目前危险的境地。


 


 


 


从悬崖掉下的后遗症和冲击力仍在,脑后的疼痛每分每秒都当他想要昏过去。


 


 


 


还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叶修告诉自己。他最后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埋入水里。


 


 


 


潮水太汹涌了,叶修没法确保自己能一直不耗尽力气,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前上岸争取救援。他们应该是会察觉的吧?想到这里,叶修又禁不住苦笑。


 


 


在一片黑色里,忽的一阵大浪猛烈的击过来,叶修一时掌握不住平衡,被水流卷离了安全的区域。


 


 


进行性延髓麻痹,关键性的时候这个关键的问题还是发生了。叶修忍不住剧烈的咳起嗽来,身体痉挛到无法动弹,冰冷的水倒灌进他的口鼻里,带着和以前千千万万个晚上一样的令人惊惧的窒息感。


 


 


 


愈陷愈深,等叶修再次试图挣扎时,身体和所剩无几的空气都对他发出了警告。


 


 


 


来不及了。


 


 


 


 


没有走马灯,溺水的时间太快甚至让人来不及说一句最短的“我爱你”这样的句子。


 


 


 


三个音节,现在却刻在叶修的脑袋里。


 


 


 


没有走马灯,但是只是有些念念不忘三个好久没再听人提起的三个字。


 


 


 


 


他和周泽楷打电话前,先和苏沐橙通了电话。


 


          


 


 


“如果有来生,”他笑着跟苏沐橙说告别。“和你哥好好过日子,别记得我,我还没学会当好一个哥哥呢。”


 


 


 


“如果有来生,沐橙。”他叹气。


 


 


 


苏沐橙捂着脸蹲下来,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


 


 


           


 


 


你明明知道,那是如果啊。


 


 


      


... ...


 


 


 


现在想来,不管是哪件事,仍旧和这溺水的感觉一样。


 


 


 


心脏处有些被撕扯的细微疼痛感,明明微小却硌的生疼。不过,很快就就结束了,黑暗的潮水终于完完全全的吞没了他。


 


 


 


人生的最后一刻,会想些什么呢?


 


 


 


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叶修想,有些后悔呢。


 


 


 


然后他对着黑暗的水底,吸进一大口水,嘴唇微动,静默无声的,念出了“我爱你”三个字。


 


 


 


然后的然后,他张开双臂,抱住了一片虚无,就好像抱住的,是深沉的,不见底的潮水。


 


 


 


叶修想起那个夏天,他看见周泽楷他们扑过来,一个个抱住自己。


 


 


 


看起来像抱住了最珍贵的东西,不会放开的什么。


 


 


 


可是那又怎样,只是一个拥抱而已。


 


 


 


水苦涩吗?不苦涩。


 


 


 


只是因为,你品尝的,是泪而已。


 


 


 


总有人骗我,叶修想,我爱你这三个字一点也不甜蜜。明明和水一样,这话也是苦涩的。


 


 


 


 


一句爱意沉入水底,了无声息。


 


 


 


... ...


 


 


 


我还剩什么呢?


 


 


 


爱情,名誉,珍爱的事物,毕生的精神追求。这些世人眼里最值得追求的东西,都握不住。


 


 


手机从叶修手上划下,四分五裂的屏幕最后亮了一秒,显示了一张同样四分五裂的国家队合照,带着气泡奔赴水底。


 


 


 


然后永远熄灭了。


 


 


 


 


叶修最后一刻,睁不开眼,他是双眼黑暗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双眼黑暗的离开。


 


 


 


 


                  


 


 


荣耀,叶修。


 


 


 


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词,终于在国历17年里,彻底的没了联系。


 


 


 


一区的君莫笑仍然在很多人的好友名单里,只是同样的是,每个人的头像都成为了仿佛黑白遗照。


 


 


 


什么是荣耀?


 


 


 


荣耀到最后就是,哪怕我不在了,可我还守着一个十区早已关服,一区仅剩十几人的游戏,守着一排永远不会再亮的好友列表。守着他们说好的,等这段时间过去,闲下来马上回来继续陪你掉节操秀下限,PK竞技场走起来上两三场的诺言。


 


 


 


突然,回望这几年的江湖路,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都已不在。那些你爱过恨过的人已变成过往,如斯寂寞。


 


 


 


把号停在你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然后离开,义无反顾。


 


 


 


 


神明什么时候会被遗忘?


 


 


在他不被需要的时候。


 


 


 


 


如果能重来。


 


 


如果我的身侧,不再有你的陪伴。


 


 


这一路上,没了有些人,就不叫荣耀。如斯寂寞,我请你轻酌一杯,冷情断肠。


 


 


 


 


 


 


 


 


“您好,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


 


 


我想抓住风,抓住那些所谓的好日子。


 


 


A dream whthin a dream.


 


 


一切所看所感,不过是梦中梦。


 


 


 


 


 


 


 


 


 


 


 


 


 


 


 


 


 


tbc.


 


甜文。


 想我吗



评论

热度(87)

  1. 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Amuse阿琴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