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

all叶修,主角受控党


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漫威系列


C罗,等你2022年我们一起去征战世界杯

【all叶】VDT(1)

Narora℃:

*全名     virtual  dimensionality   theory
【虚拟维度理论】


*tag【all叶VDT】
*ooc,私设预警,自设反派人物有,请注意避雷。
*高级预警:开篇涉及病叶,死亡等轻微描述,请自动避让。







荣耀,大概是个什么意思?


“是一群人缔造的辉煌。”


“是我为之奋斗的曙光。”


国历2017年,荣耀宣布停服,仅留一区留作纪念。今年的十月一日,本该是普天同庆的一天,荣耀终于在这个世界上只留下了痕迹,并且只是作为一个游戏。


这番变动在各方社交媒体上毫无波澜,甚至没有引起一点点的怀念。


因为真正热爱着这个游戏的人不是故去就是离开,留下的不过是图个纪念罢了。


苏沐橙打开电脑,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荣耀停服的消息。


“呀...”她望向窗外,不由自主的喃喃自语。“这么早就结束了吗。”


这是荣耀的第二个十年,作为他的生日,他没有得到活动与大批量的人流。


他得到了自己将要消失的消息作为礼物。


“叶修哥,”苏沐橙回头,看着叶修。“荣耀要散了。”


“啊...”叶修呆呆地,似乎想了很久。


“已经这么久了吗?”


然后他拿出卡,慢慢的插进电脑读卡机里。


君莫笑很早之前就转回了一区,是苏沐橙帮着弄得。叶修有脑震荡的后遗症,不能太长时间的接触电子产品。


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想,真的是不能太早下定论啊。


“荣耀,再玩十年都不会腻。”说出这句话的,是二十七岁却仍然心怀朝阳的他自己。


现在落得个病号的名头,也没有荣耀可以参与的,还是他自己。


人老了。叶修叹气。其实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三十的年纪完全算不上老,甚至称的上是正值壮年。


但是他们这些混在职业圈里,或者说,是曾经混在职业圈里的选手,大抵是都受过影响,不过双十年纪,就早已体会过年龄的无奈。


国庆节这的这一周里,官方没有任何活动,游戏里也静得仿佛一潭死水。


叶修顶着君莫笑的名字乱溜达,也再也不会引起曾经一大帮子人的大呼小叫,咬牙切齿。


还认识他的,怕也没几个了。


韩文清,张新杰,肖时钦... ...明明好些年都见不到了,他还是固执的记着那些人的脸庞,记着他们少时的模样。


少年鲜衣怒马去往天涯,我锦衣还乡时日茫茫。


一切还象场梦,叶修觉得至少在人生这三十多年里。


注定是场令人心悸的噩梦。




“卫星带着你离开星系,我成为月亮逍遥此生。”


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苏沐橙认出了那是叶修自己的声音。


她转过头去,叶修坐在病床上,却开口唱起了歌。


“你蜕变绅士,我退化成知更鸟。”


“晚安。”


一曲终了,只留下苏沐橙一人呆在医院里。


...


周泽楷今天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他习惯性的挂断了电话,谁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略带烦躁的接起了电话,周泽楷本以为能三两句结束通话,但是那头的第一句就让他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小周,晚上好啊。”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叫叶修,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以前曾经叫过的称呼。


“今天月亮不错。”叶修自顾自的说着,也没在意他的称呼。不知是不在意更或是知道了也说不出口。


“要不要让大家来聚聚?”


“R市的白山。”


白山?!


周泽楷迅速开始拔腿就往公寓外面跑,完全不顾自己正在设计的作品。


郊区的白山,在晚上看起来可没那么有情调。


虽然多年没有联系,但到底是那些年的习惯使然,让他总是忍不住去关心这个人,想要他好好的。


“前辈,”周泽楷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等我。”


等我找到你,不要做我不想看到的事情。


“不麻烦你啦小周,要快乐点哦,今天是你第一天升职嘛。”叶修低沉的声线到达周泽楷的耳朵里时,却让他本人更加焦急。


他能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因此只能拼命的在树林里奔跑,不顾自己的裤子被尖锐的树枝扯开了一条条的裂缝。


到底在哪里...他咬紧了牙关。


叶修挂了电话后,他迅速打给了江波涛和张佳乐等人。


“...我现在一时半会走不开,我妈刚才在。”张佳乐说,“我尽力赶过来。”


挂了电话,周泽楷无力的上了车开始往郊区开。


他们已经有近好几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了。


叶修先告的白,在某一赛季的时候。


他们先分的手,苏黎世的时候。


只可惜,异域风情也无法在当时增加气氛。


他们结束了,然后以近乎残忍的方式,开始和叶修淡了联系。


原因?谁知道呢,也许是淡了,也许是过意不去那么多人的均分的爱,而倾注到自己身上的那薄薄的一份。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加速上了路。


但是至少他,还是那个前辈。


周泽楷下车时,电话里又传来了声响。


“前辈,站在原地不要动。”周泽楷未等对方开口,先发了话。


“没事小周,你别慌着过来了,我只是顺带一说,”叶修说,“那个女孩挺好的,别耽误了啊。”


“前辈,我和她不是...”周泽楷话音未落,就听见那头传来什么东西坠地的声响,然后电话紧接着就中断了。


叶修!


周泽楷的脑中仿佛有根弦应声而断。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


他茫然地伫立在林子里,竟是连握着手机的力气都没有。


“周泽楷你怎么老不接电话!叶修呢?!”黄少天的电话他最后还是接了,但是问的问题他却无法回答。


“别过来了。”他轻声回答。


良久,他又打了一通电话。


“江...”


我们都做错了,江波涛。


... ...


电话挂断的前一瞬间,叶修的脑震荡后遗症犯了,一瞬间的黑暗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本就坐在山体边缘的他更是直接向下坠落。


脑袋嗡嗡作响,明明是即将成为亡者的时候了,叶修不仅没有惊慌,更没有想象里的走马灯。


大概是很遗憾吧。他想。


虽然本来就有些丧气的想法,但这样的死亡方式却让人忍不住最后笑笑。


失足摔下悬崖。


叶修还是很冷静,既不悲伤,也没有一丝波动。


我还剩什么呢?


爱情,名誉,珍爱的事物,毕生的精神追求。这些世人眼里最值得追求的东西,都握不住。


手机从叶修手上刷下,四分五裂的屏幕最后亮了一秒,显示了一张同样四分五裂的国家队合照。


然后永远熄灭了。


叶修最后一刻,睁不开眼,他是双眼黑暗的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双眼黑暗的离开。


他和周泽楷打电话前,先和苏沐橙通了电话。
          


“如果有来生,”他笑着跟苏沐橙说告别。“和你哥好好过日子,别记得我,我还没当好一个哥哥呢。”


“如果有来生,沐橙。”他叹气。


苏沐橙捂着脸蹲下来,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哭声。


           


你明明知道,那是如果啊。


                       


荣耀,叶修。


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词,终于在国历2017年里,彻底的没了联系。


一区的君莫笑仍然在很多人的好友名单里,只是同样的是,每个人的头像都成为了仿佛黑白遗照。


什么是荣耀?


荣耀到最后就是,哪怕我不在了,可我还守着一个十区早已关服,一区仅剩十几人的游戏,守着一排永远不会再亮的好友列表。守着他们说好的,等这段时间过去,闲下来马上回来继续陪你掉节操秀下限,PK竞技场走起来上两三场的诺言。


突然,回望这几年的江湖路,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都已不在。那些你爱过恨过的人已变成过往,如斯寂寞。


把号停在你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地方,然后离开。义无反顾。


神明什么时候会被遗忘?


在他不被需要的时候。


如果能重来。


如果我的身侧,不再有你的陪伴。


这一路上,没了有些人,就不叫荣耀。如斯寂寞,我请你轻酌一杯,冷情断肠。








“您好,梦系统0529为您服务。”


记住。


A dream whthin a dream.


一切所看所感,不过是梦中梦。


















TBC


不好意思你们可能以前对我影响太深刻了。


这是一个甜的文。


至于彩蛋。


记不记得一篇叫做【当ta不再爱叶修】的文。


嗯哼。
关联需要我说嘛(・◇・)


请看好叶修的歌。


分手其实是因为...吃醋了然后玩脱了。


all叶,所以注定大家一开始会吃醋,不是渣男谢谢。

评论

热度(90)

  1. 晟华_我叶就是用来宠的Narora℃阿琴家 转载了此文字
  2. Narora℃阿琴家Narora℃阿琴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焚琴煮鹤
    挂档